講道

忠心牧者的服事

使徒行傳 20:18-35

親愛的弟兄姊妹們平安!今天我們看的經文是使徒行傳20:18-35節。我講的題目是「忠心牧者的服事」。使徒行傳記載保羅生平之中傳講了幾篇偉大的信息。使徒行傳的13章保羅向會堂中的猶太人傳講信息。使徒行傳14章和17章保羅向外邦人傳講信息。今天我們看的使徒行傳20章18-35節,保羅向教會的領袖/牧者們傳講信息。使徒行傳22章保羅向反對他的猶太人講道。使徒行傳23章保羅向公會中的猶太領袖講道。使徒行傳24章和26章向官長、貴冑講道。所以保羅曾經向六個不同的群眾講道。今天我要分享的是保羅向教會的領袖也就是牧者們講道。在使徒行傳20章17節記載,當保羅準備要前往耶路撒冷之前,他掛念著以弗所的教會。當時保羅已經來到米利都,他打發人到以弗所,把以弗所的長老們請了來,而這些長老就是以弗所教會中的牧者。

保羅可以說用三個時間性並自己服事的見証來勸勉他們。勸勉甚麼呢?就是必須要在神面前作「忠心的牧者」。我們可以從這段經文中看見忠心的牧者該如何的服事?或者一個被呼召的傳道人,應當怎麼樣的服事? 這篇信息對我們每一個服事主的弟兄姊妹、信徒有提醒。保羅講了三個時間性,過去,現在,將來。一個牧者他應該有始至終都要盡上他一切的責任去牧養神交給他的群羊。牧養教會的工作是否很容易?一點都不容易。若沒有神的呼召,我認為不用談牧養,我也奉勸沒有呼召的,千萬不要選擇牧養傳道這一條路,因為你靠自己是絕對作不下去的。另外,一個如果有呼召的牧者,他要堅持一生忠心的服事神,不要半途而廢。使徒行傳20章18-35節,保羅用自己的見証來勉勵以弗所的長老們。我們看經文,可以看見三個時間性,過去如何?現在如何?將來如何?其實一個忠人牧者一生的服事,應該包括這三個時間性。

1. 過去如何?(徒20:18-21)

「他們來了,保羅就說:你們知道,自從我到亞西亞的日子以來,在你們中間始終為人如何, 服事主,凡事謙卑,眼中流淚,又因猶太人的謀害,經歷試煉。你們也知道,凡與你們有益的,我沒有一樣避諱不說的,或在眾人面前,或在各人家裡,我都教導你們; 又對猶太人和希利尼人證明當向神悔改,信靠我主耶穌基督。 」保羅用他過去在他們當中的服事來作見証。一個為神作工的牧者必須擁有一些服事的見証,也就是他活出來的見証才能說配在神面前事奉。從使徒行傳20章18-21節中,保羅活出了幾樣的見証,叫我們事奉神的人有所學習。

(1) 第一件事是甚麼呢?使徒行傳20章19節說「服事主凡事謙卑。」

你不能謙卑,表明你的生命仍然很幼稚。你看哥林多教會就知道了,他們是屬靈的嬰孩,是屬肉體的基督徒。保羅責備他們,因為他們自高自傲。

(2) 然後第二樣,保羅說「眼中流淚」。保羅說他「眼中流淚」並非他的感情脆弱,或者他很喜歡哭,或者常因事奉不順利就自憐的流淚。都不是!這應該是他對會眾屬靈生命光景的關心。一個真正忠心的牧者應該常關心會眾屬靈生命的狀況。他會常思想教會有甚麼需要。阿們!不是一直想自己的需要,是教會眾人的需要。感謝神!我們教會是細胞小組的教會。每一個組長就如同小牧者一樣。他的成功不是能指揮人去工作,這是自然的結果而不是要求。乃是他明白組員的需要,而為組員守望並且為組員的好處去牧養他們。使徒行傳20章20節就解釋了這一點。「你們也知道,凡與你們有益的,我沒有一樣避諱不說的。或在眾人面前,或在各人家裡,我都教導你們。」連教導信徒真理也是出自信徒本身的益處。

有一位長老跟我說,他過去曾經在一個教會中服事。但是服事了一段時間,他覺得不對,因為牧者在講台上常常罵人,結果教會原本人數不少,但他只會罵,每個主日都罵,到最後教會沒有留下幾個人。如果信徒犯罪或需要教導某上重要真理,有時真需要責備。但是並非無故責罵,你責罵真的是出於你對人的關心嗎?正如保羅說「眼中流淚。」還是牧者本身自己要生命要得更新的火熱。

(3) 第三樣,對人靈魂的火熱。使徒行傳20章21節「又對猶太人,和希利尼人,證明當向神悔改,信靠我主耶穌基督。」保羅在事奉中有一個大前題,就是為了眾人能得著福音的好處。我們從保羅的過去可以看見他為福音擺上了一切。從主耶穌呼召他作外邦人的使徒開始,他無時無刻都迫切的要還福音的債。他先是為自己的同胞猶太人,心裡焦急。在羅馬書中保羅提到他為骨肉之親(就是猶太人)他大有憂愁。因為他看見猶太人一直不願意接受主耶穌為他們的救主。我們可以看見在保羅過去的服事中,這三樣,一個是「凡事謙卑」,一個是「眼中流淚」,然後是「對眾人傳福音的熱心。」這三樣都是向著人的服事和態度。你如果本身沒有對的生命,你在服事人的事上就會有困難。過去帶領過我的于力工牧師,他說,一個傳道人不會作人,他是很難傳道的。這意思是說,你自己必須生命更新變化,注意了你自己,他才能真正關心別人,就是你自己是否是一個人看為對的人,才能真正牧養關心別人。請問一個傳道人在服事上要謙卑,重要不重要?非常重要!不要說傳道人,任何一個服事主的基督徒,在服事上都應當謙謙卑卑的!這裡的「服事」,字根就是作僕人,直接翻譯就是直接翻譯就是作奴隸的。表示我們是被神救贖,成為了神的僕人。一個驕傲的人,只會叫人遠離他。其實「謙卑」是一個人屬靈生命的質素。

2. 現在如何?(徒20:22-27)

「現在我往耶路撒冷去,心甚迫切(原文作心被捆綁),不知道在那裡要遇見什麼事; 但知道聖靈在各城裡向我指證,說有捆鎖與患難等待我。我卻不以性命為念,也不看為寶貴,只要行完我的路程,成就我從主耶穌所領受的職事,證明神恩惠的福音。 「我素常在你們中間來往,傳講神國的道;如今我曉得,你們以後都不得再見我的面了。所以我今日向你們證明,你們中間無論何人死亡,罪不在我身上(原文作我於眾人的血是潔淨的)。因為神的旨意,我並沒有一樣避諱不傳給你們的。 」保羅講完了過去,他說到現在的情形。忠心牧者的服事有那一些特點呢?在「現在」的這個部份。我們可以看見是著重在遵行神的旨意方面。一個忠人的牧者必定是在凡事上都遵行神的旨意。保羅是怎麼樣遵行神的旨意呢?他是怎麼樣照著神的旨意牧養這些的群羊呢?有一位出名的牧者解釋,從使徒行傳的20章24-26節,保羅講了六個畫像,他本身就如同這六個畫像一樣(Pictures)。24節說「我卻不以性命為念,也不看為寶貴。」這是盡責者(Accountant)。在神所托付的工作上,保羅是全力以赴。他不為自己找籍口,有些人口說是一樣,作卻是另一樣。忠心的牧者會全力以赴,為主盡上所能。「不以性命為念,不看為寶貴」,並非說不愛惜生命。反而知道自己連生命都屬於主。主有絕對的支配權。第二個畫像是甚麼呢?一個賽跑者(A runner)。24節說「只要行完我的路程」。原意是完成賽跑的路程,是race賽跑而不是「行」。這如同當時羅馬人在參加一個賽跑的運動比賽一樣。我們的服事,就當像賽跑一樣,堅持到底,把這一場賽跑跑完。有人開頭很有力,但遇到一點困難,所謂攔阻,他跑不下去了!這是你的問題嗎?第三個畫像,是管家(A steward),24節中的「成就我從主耶穌所領受的職事。」保羅的事奉乃是他從主耶穌那裡所領受的。一個管家他本身沒有擁有甚麼?他乃是從主人那裡接受下來,然後盡他所能的去服事主人。因此管家都要跟主人交帳的,所以是「成就我從主耶穌所領受的職事」。弟兄姊妹!你知不知我們將來所有的服事都要向主耶穌交帳的?今天你有沒有做好主耶穌交給你的!你是否是個忠心的管家? 第四個畫像,見証人(A witness)。24節的末了說「証明神恩惠的道」。這裡的「証明」就是公公正正的作見証。這給我們看見這個真道信息的重要性。「恩惠的道」是說明這個道理可帶給別人神的恩典。人自己沒有的,是神給我們預備的。我們要作一個忠心的見証人,我們所帶給人的這福音的真道真的可以說是與生死有關。我們要為這個真道作見証,好叫人能以得著真正的生命。第五個畫像,作「號角」(A Herald),我們看使徒行傳20章25節「我素常在你們中間來往,傳講神國的道。」這裡的「傳講」直接翻譯出來乃吹號角。這個字的用法如同一個君王要來到,我們用吹號角來宣揚衪或迎接衪。神的僕人是為主耶穌基督吹號角的。我們是讓別人知道這位君王來到。衪是我們要認識,當敬拜的。其實我們今天所有的服事都是要使基督的名叫人知道,主耶穌才是最重要的。第六個畫像,乃守望者(A watchman)。使徒行傳20章26節說「所以我今日向你們証明,你們中間無論何人死亡,罪不在我身上。」為甚麼保羅要如此說話?這正如以西結書3:17-21節所說的。3:18節說「我何時指著惡人說,他必要死,你若不警戒他,也不勸戒他,使他離開惡行,拯救他的性命,這惡人必死在罪孽之中,我卻要向你討他喪命的罪。」神立先知以西結為守望者。他如果看見神百姓犯罪而不為神發聲去警戒他。結果百姓死在罪中,神卻要討先知的罪。這就是守望者的工作。保羅如同守望者,他把該講的已經跟信徒講了。他們自己要走甚麼路,他們自己要負責!牧者就是守望者。把該說的真理、正確的話語,勇敢的講出來,這就是保羅。保羅遵行神的一切旨意,因他是忠心的牧者。他一直在作這工作。

3. 將來如何?(徒20:28-35)

我們唸使徒行傳20:28-30節。「聖靈立你們作全群的監督,你們就當為自己謹慎,也為全群謹慎,牧養神的教會,就是他用自己血所買來的。 我知道,我去之後必有兇暴的豺狼進入你們中間,不愛惜羊群。 就是你們中間,也必有人起來說悖謬的話,要引誘門徒跟從他們。 」一個忠心牧者的事工不單從過去到現在,也包括了將來。從使徒行傳20章28-30節中,保羅提到牧者們將來會遇到甚麼事情。保羅說「我知道我去後,必有兇暴的豺狼進入你們中間,不愛惜羊群。」這是指異端必然興起,而且會攪擾神的教會。作牧者的要自己謹慎,也為全群謹慎。一個作神僕人的或服事神的,一定要懂得在真理上保護群羊。要分辨甚麼是錯誤的教導,而且要抵擋!如果服事神或作帶領工作的都糊理糊塗,群羊必然受傷害。我還記得,過去有一個老姊妹,她作一個機構的文字廣播工作。她有一次跟我談一件事。她說,有一位很好的主內姊妹,然後她怎麼樣,怎麼樣?忽然間她說,這位姊妹真的很好,只不過她的背景,她信仰裡面是絕對不可以輸血。我一聽就有問題,這位姊妹還負責福音事工,連這都不能分辨。我立刻跟她說,妳所說的主內姊妹是信耶和華見証人會的信仰的,妳知道嗎?她竟然不知道。根本是異端,怎麼還是主內的?有時我聽到這種情形我心裡非常著急,也很難過,我們服事主,連分辨最基本的真理都分辨不出來,那是很可憐的事情。保羅提到不只要防備異端,保羅在此也說,在教會中會有假先知的出來,說一些錯誤的道理。其實,傳道的人或牧者就會忠心的為教會守望,免得教會走在錯誤的道路上!在教會中會有人傳遞錯誤的道理。弟兄姊妹,我巴不得每一個服事主的,帶領的,講解聖經的,你要好好的在主面前裝備自己,免得教導出狀況,要按真理來分解神的道。保羅也是這樣勸勉提摩太,這是非常重要的!

最後,我們看使徒行傳20章35節「我凡事給你們作榜樣,叫你們知道應當這樣勞苦,扶助軟弱的人,又當記念主耶穌的話,說:『施比受更為有福。」35節保羅為事奉作了一個總結。真正的事奉是「給」 “giving” 而不是「要」“getting”。今天很多人都是在要!我要,我要。但真正事奉卻是給。能夠給是非常大的祝福。經文20:35當記念主耶穌的話「施比受更為有福!」在全部福音書中,找不到這句話,耶穌從來沒有講過這句話。這是當時一句口傳的,教會裡面傳下來的一句話。這句話乃代表著一切事奉的精意。你要學習多多的給,神必定記念的。真正有福是付出,阿們!讓我們的事奉是給的事奉!因為天上的神必然記念。

By accepting you will be accessing a service provided by a third-party external to http://fbny.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