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道

大能的子民

馬太福音 11:1-30

最近心裏有很多牽掛:輔導很久的孩子回台灣看顧病重的母親,她心裏的傷痛;同工這麼久的曉文傳道厭食噁心和掉頭髮,我的心疼;瑞紅姊妹的身體,除了禱告,我也想幫忙,但我幫不上⋯⋯。面對生死,或面對面對生死關頭的肢體時,該怎麼面對?除了生死,還有許多別的事會困擾我們,我們是神的孩子,是被分別出來的人,有時候真的覺得自己沒被分出來,在世界上生活真是蠻辛苦。我們來看今天經文中提到耶穌時代不同的人,在面對生活的艱難時他們的不同心態。

一.向標竿跑的人(1-6)

1. 2-3節舊約時候最大的先知約翰心中的糾結:

會不會耶穌不是等待的那位,這糾結是錯的嗎?曾聽人說身為主的先鋒,約翰的信心那時很軟弱,我自己想這不是信心的問題,是因怕自己工作失敗而產生的惶恐,一生的努力可能白費,最嚴重的是對神的虧欠。

約翰對神有信心,對自己沒有;對耶穌就是基督沒有絕對的把握,照神的應許他自己若是基督的先鋒,基督應該就會在他後面出現,他只需負責往前行,他不懷疑前面,但他擔心後面來者沒跟上。雖然不是那麼有把握,他一直都堅持他的工作,從沒退後,也並不怕死,他事奉神態度極其認真,所以他的糾結其實有很大部份是撒但的控告,讓他懷疑自己。

我不是施洗約翰,不能和他相提並論,他在任何方面都是眾人的榜樣,但我也有這樣的憂慮,我真覺得自己能理解約翰的不安,常常害怕自己教導人輔導人時說錯了,教導錯了。我想很多信徒有時也會有這樣的憂慮,我自己覺得這憂慮會在不斷經歷主的帶領和支持後慢慢減低。

約翰在快要交卷時,心裏的壓力不斷增加,因為我還沒有到那時刻,我不能完全揣摩得到,先鋒在這時往後看了一下,想看後面主有沒有跟著,或跟著的不是彌賽亞-這是他在最後關頭發生失誤,擔誤了一點點最後的衝刺的功夫(其實並沒影響他的事工)。

2. 4-5節耶穌的回應

耶穌沒有責備約翰。約翰和耶穌傳道的內容主題都是「天國近了」heaven is here天國到了,上星期郝牧師曾說明「近了」有二種意思:一是天國馬上就到了,是未來式。我們認同第二種意思,是天國已經在了,是現在完成式。是,天國已經在這裏。那麼天國是甚麼樣子呢?

5節中耶穌的答案複述出舊約的應許,正是天國應該有的樣式:

a. 天國是用愛和憐憫彰顯神主權的地方,所以天國裏沒有看不見,聽不懂,活不出來的死人;

b. 天國裏有的都是包容和愛,憐憫瞎子、瘸子、聾子、窮人、死人的人;

但是天國裏本來不該有這些人啊!如果天國裏沒有這些人,那麼真正的天國應該已經沒有機會彰顯神所賜憐的主權了啊!

要彰顯神憐憫的主權,只有還活在世上的時候才能運用,這些不完整的人,行為能力受限制的人,生存條件很差的人,不知道分辨左右手,不知道分辨是非善惡的人⋯⋯,誰肯不問對方條件白白的疼愛他們?誰肯醫治敵人的僕人?誰肯,那麼那人所在之處就是天國!你肯嗎?對你而言,你若肯,神的旨意也已行在地上了,你在的地方能不能彰顯天國的榮耀?

約翰一生並沒有白費!11節是耶穌對施洗約翰一生工作的肯定!耶穌稱讚施洗約翰對神的認識和忠心是舊約中最強的一位,沒有人超得過他!

所以其實耶穌已很明確的回答出自己的身份的的確確是眾人等待的彌賽亞。因為:按照舊約的應許,祂是!按照耶穌成就的神蹟,祂是!按照祂來的目的,祂是!

二.看競賽的觀眾(7-15)

7-9節耶穌一口氣問了六個相似的問題:你們到底想看甚麼?為甚麼去「看」?這些人的心態是甚麼?9節的問題才是耶穌真正的問題你們究竟為甚麼出去?標準答案應該是去聽先知傳神的信息!施洗約翰並沒行過神蹟,耶穌幫他們理清了觀念-這些「眾人」是因他先知的身份出去的,因他傳先知的信息,是彌賽亞來臨的信息:亞當以來最重要的事即將實現。

去年2020年的世界奧運會今年8月在日本東京舉行,我很喜歡看奧運,甚麼運動項目都愛看,女兒幫我付了費,可是眼睛會太累,只能挑著看。我看選手的身手,因為佩服,因為張力很強,因為喜歡看,我從未想過看奧運對我有甚麼益處,但這跟去看施洗約翰不一樣。施洗約翰不能用「看」形容,是「聽」才對,好像唐崇榮牧師的講道動輒上千人,大家都是去聽,而不是去看熱鬧的。

11-15節中提到的人是從對先知的好奇開始的,他們有很大的機會成為跟隨耶穌的門徒!耶穌鼓勵這些想見先知的人繼續朝正確的方向前進。

約翰福音中尼哥底母渴望進天國,耶穌對他說「人若不重生,就不能見神的國」,誰會是天國的子民呢?當時那些出來看施洗約翰的人中有誰後來跟從了耶穌?有多少見了神國?多少人成為天國子民了呢?我想馬太福音十章裏那為僕人害病來求耶穌的百夫長,耶穌的十一個門徒們(包括馬太)都是。(所以施洗約翰,絕對是基督的開路者!)

三. 無動於衷的世代(16-25)

1. 耶穌的感慨:

甚麼使那世代陷入麻木不仁、冷漠無知(沒有知識,沒有知覺)情況中?總結起來是愚眛!因為隨性,隨罪性,而愚眛。

16-17節,從冷漠麻木的角度看,那些人並不是對他們身邊喜樂歡慶的事麻木,對親友病痛死亡悲傷的事冷漠。那些他們可能還在乎,他們並沒有喪失感官的功能;18-19節說,他們注意力集中在吃喝、批評論斷和說閒話上。他們是對著向他們呼喚的「真理」剛硬。他們不在乎先知,不在乎先知傳遞的真理,不在乎天國,不在乎神!特別是他們這些批評論斷,閒言閒語都是針對先知和人子的,很明顯,他們能分辨出誰是神的僕人,他們沒有藉口逃避罪的責任。

2. 19-22愚眛與智慧的分別就在此:

神用一般使者呼喚,他們不聽,基督的先鋒說「天國近了」他們也不聽,基督自己來呼喚,他們都完全不在乎。

你們想哥拉汛、伯賽大、推羅、西頓、迦百農、所多瑪和法拉盛 、貝賽、曼哈頓有沒有分別?有沒有相似之處?那處更糟?

3. 誰是智慧之子?

19節小字說「在行為上就顯為是」,好樹結好果子,壞樹結壞果子;活的樣式就可知道,很明顯,不必論斷,人都看得出來,何況無所不知的神?智慧能由智慧的選擇,對的行為顯明出來,愚眛當然也是這樣!

向人吹笛的孩童,為失喪人悲哀的人,宣揚天國近了的人,憐憫稅吏和罪人的人-這些人都和人分享神的恩典,神的豐富,他們都白白的得來白白捨去,他們就是歡喜快樂的給出去的人,這是智慧之子,智慧之子總能以智慧的行為顯明真是屬於神國度的人。

20節馬太記錄哥拉汛、伯賽大、推羅、西頓、迦百農,那些城的人最終的選擇仍不是智慧的選擇,24他們自己已經決定了自己的下場,而且是無法改變了的下場。

四. 法拉盛有救嗎?

問大家一個問題:參加世界奧運會的選手多還是看奧運的人多?看的人。那麼不看奧運的人多還是看奧運的人多?不看的人多很多。今天這章經文裏也有三類人,第一種是像施洗約翰的人,全心全意為神的旨意奔跑,只在乎神的託付,不在乎自己的人;第二種是欣賞,羨慕,尊敬服事神的人,這兩種人那一種更多?也是觀看的人。那麼第二種觀看的人多,還是第三種完全不在乎神任何事的人多?第三種人多很多。

« 你是那一種人?參賽者?旁觀者?無動於衷者?

你們認為這一章中最重要的主角是誰?耶穌是針對誰說的話?對!就是出去看先知的人

施洗約翰心中的糾結不是何時出獄,而是確認自己被託付的責任;尼哥底母的糾結不是耶穌行的神蹟,是神的國;大衛臨終的託付重點不在報仇,而是建殿;保羅在獄中想的也不是生死,而是尋找並交付責任給接棒的人。

我們該選擇住在那裏?住在那裏對你的重要點在那裏?法拉盛這裏神有沒有行過神蹟異能?這裏將來會不會面對審判?21節說很多地方都有禍了,你住你所在的地方,無論你住那兒,不要停留在觀眾席,學主的樣式,背起主的軛,走向成熟的階段,這是耶穌的盼望,是約翰,是所有走在我們前面的先鋒們的盼望!

五.天路客的裝備(25-30)

1. 工作的態度、原則與結果

渴望長大,想長大我該做甚麼呢?如果讀的聖經馬太只是寫給當時的人看,聖經就是教我們根本不必點燈,看以前先知點燈就夠了,那不是參與!若只是讀者,只看,只停留在佩服、羨慕,我們就不是賽跑者,仍然坐在觀眾席的人,浪費、可惜、糟蹋了神賜我們的這一生了!

2. 參賽者必須做耶穌願意指示的人,必須:

a. 像嬰兒般單純

b. 學基督的柔和謙卑

c. 願背負主軛主擔子,主的軛是甚麼?

  • 是教會
  • 是黑暗的世界
  • 是施洗約翰面對的人心的曠野,是人冷漠剛硬的心
  • 是很多撕裂的痛苦,身心靈都有的痛苦
  • 主說有祂在,只要柔和譜卑,就不重,很容易。

是!其實我們根本不需要移山,我只要願意,願意學主,就凡事都能做!

神大能的子民有那些?很多,攻耶利哥城時,大能的子民負了神的軛沒有?有!他們很高興的背著!他們做甚麼?他們抬著約櫃唱歌歡呼,繞城而行。輕不輕省?

你相信嗎?相信,就沒有難成的事了。只要「盡心」,只要「盡力」,就「盡情」享受在基督裏的安息!至於有沒有果效,就完全不必在乎,不必有負擔,因為那是基督的權柄,祂會負責!

By accepting you will be accessing a service provided by a third-party external to https://fbny.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