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eenshot-2021-08-18-234615

陈瑞红姐妹患病近況——從加护病房转入普通病房,郝牧師前去探望(7月6~9日)

2021/7/6~7/9  從加护病房转入普通病房

我在ICU加护病房,我虽然经历惊心动魄的四天时刻,更经历了神的层层保护。祂是不睡觉也不打盹的神,祂救我再次脱离死亡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为万军耶和华与我同在。我感谢家人们的代祷,今天凌晨五点多从ICU病房转到普通病房了。请家人们放心,今天灵修荒漠甘泉7/9也是神和我说话,祂坚固我的信心。我熬炼你,却不像熬炼银子;你在苦难的炉中,我拣选你。(赛48:10)感谢神,祂给了我们多大的安慰!这真像身陷火焰中却突然来了一阵细雨;又像给我们穿上一身防火服,使火势不能烧伤我们。苦难啊,你尽管来吧!神已经拣选了我。贫穷啊,疾病啊,你们尽管来袭击我吧!神已经拣选了我。无论什么患难临到我,我都知道神已经拣选了我。信徒啊,不要惧怕,主是常与你同在的。在一切猛烈的试炼中,祂的同在是你的慰藉,你的平安。祂决不会离开祂为自己所拣选的。祂曾许诺:“不要惧怕,因为我与你同在。”(创26:24),“不要怕,只管讲,不要闭口,有我与你同在,必没有人下手害你。”(徒18:9-10)

(陈瑞红姊妹的肺部检查)

7/5晚上7点左右我先生要回家时,ICU来了医生带着设备和三个护士和其它科的好几个人再次给我做检查后,医生团队决定马上把我转到ICU病房治疗,医生团队评估我现在很危险,看这阵势把我和我先生都吓坏了。我和我先生说我们祷告,我们在心里默默祷告。我马上呼求祷告我们的神。“主啊!我不知道要发生什么事,但是我的生命在神祢的手中,明天发生什么事我不知道,但是神祢知道,相信神的大能的手必扶持我,神的眼目从来没有离开过我,神的医治必临到我。”我祷告后非常平安,我相信神的应许和信实永不改变。然后医生和我先生说了好多将要发生的危险性和要采取的措施。当医生说我昏迷后可否同意上呼吸机,我先生说真的有这么危险吗?医生说是的。我先生问医生你是认真的?医生说是的。第二次我先生在问你是认真的吗?医生说是的,而且ICU医生说不是我一个人做的决定是几个科的医生团队共同商量后做的决定。我现在情况危险必须转到ICU加护病房。这时看到我的先生哽咽了说不出话了,眼里噙着泪,充满了满满的爱怜,说不出话傻傻的看着我。我心疼的看着我先生心里想我必须坚强,我安慰他说,我去ICU病房不是去急救,是上帝的保护。因为这里护士很忙,我发生危险不能及时发现,ICU病房一个护士看二个人我相对比较安全。我安慰他,他心情也平静了一些。

 
(陈瑞红姊妹在ICU)

7/6凌晨12点多护工把我推到ICU加护病房。一进病房,看到病人躺在那里脸上、鼻子、满身插满了管子,表情看起来极痛苦。说我不害怕是假的,我也是人啊,顿时紧张起来,到了我的病房看到床边为我急救准备的呼吸机更紧张了。这时不让我的先生在身边,让他在病房外面等。医生护士有问我问题的,有为我输液打针做一些检查的,忙了起来。医生再次跟我重申刚才和我先生说的话,我现在很危险,当出现危险时将要采取的急救措施,如果我同意就在他们协议上签字,问了一些我的疑虑他们满意解答后,我签字了。一切都准备就绪凌晨二点多了,这时蒙神保守看顾,看到我先生发给我的他平安到家了的信息,感谢主(我先生从医院到停车的地方晚上经常有黑人出现)。

辗转反侧到快三点了,还是睡不着索性起来赞美主,祷告。醒来看到医生和其他人都离开了,留下一个护士陪着我。我跟她道谢后说了会话,这个护士是台湾华人会点普通话。我跟她讲我是基督徒,为了我刚才给她们紧张而抱歉,因为我不能动给她们带来很多工作表示感谢和道歉。她说都是她们应该做的不用客气,并说我是非常好的病人,祝我早日康复。我告诉她我现在没事你去忙别人去吧或者休息会。告诉她我现在睡不着,我为你们医生、护士、这里的病人祷告,求神保守看顾你们每一个人平安,赐你们每一个人有从上帝来的爱心,耐心和力量帮助我们,愿上帝赐福你和你的家庭一切蒙福。她好高兴谢谢我。我开始赞美、读经、祷告。

祷告中迷迷糊糊睡着了,好像凌晨五点左右被护士叫醒抽了几管血(从住院到现在差不多抽了我150管血了,早上六点左右我的护士来服侍我时,圣灵感动我和她传福音,我顺服圣灵带领问她有信仰吗?她说没有,她的男朋友的妈妈信佛教,我告知她不一样,她信得是人手所造的,人造的你还去拜它,它有眼不能看,有嘴不能动,你还要上香花钱做一些你做不了,认为那个人造的泥胎可以做可以帮助人是否是个笑话?她说有道理,我告诉她你要信就信造天造地,造你造我,为了爱你爱我,救你救我,又真有活的真神耶稣基督。祂二千多年前来到世上,为了爱你爱我和世界上的一切人,祂为了救我们脱离死亡,被钉在十字架上,三天以后复活了,现在在父的右边为我们祷告。当时和他在一起的门徒亲自见证了,圣经就是证据,我问她有基督徒朋友吗?她说没有,我说为她祷告。愿神预备基督徒朋友和合适教会给她。知道她有男朋友,还和她说了我和我先生的见证说,我们在主里彼此相爱。你们这里护士看到了我们好恩爱,我们如果有矛盾时我们祷告当天会彼此认错、和好、不冷战、不痛苦。世人可能不一样了,发生矛盾,冷战几天、或者一周、或者更久,好痛苦是吧?她点头,我说带着你的男朋友信耶稣、去教会,你们的婚姻会更稳固,夫妻关系会更好,将来你们的孩子在一个爱的家庭长大,他也有安全感,聪明你也好带。她直点头,说我说的有道理,我告诉她信耶稣成为神的孩子非常简单,只要口里承认自己是个罪人,心里相信耶稣基督是救主,你就是上帝的孩子了。她说愿意考虑,她告诉我晚上她还上夜班应该还是照顾我。我就想白天我先生来时和我先生为了这个福音种子祷告,晚上让我先生和她多聊聊给她做决志祷告,白天我们为了这个福音种子祷告,但是晚上没有看到她,有点遗憾。福音的种子已经种下,神给我们基督徒的大使命把福音传到地极,无论得时不得时我们都要传福音,如使徒保罗说如果不传福音我就有祸了。凡我所行的,都是为福音的缘故,为要与人同得这福音的好处。(林前 9:23 )

 

看表差不多七点了医生护士在我这里忙完了去忙其他病人了,趁白班医生团队没来这个空挡时间再次赞美主,读经祷告灵修,为ICU病房医生护士团队祷告,也为我自己求神怜悯保守医治我向神呼求。“主啊!我在急难中向祢呼求,祢就应许我,感谢主保守我度过一个平安的夜晚,带领我进入祢应许的美好新的一天。” 我的灵修生活7/6荒漠甘泉:我们的神啊,你不惩罚他们吗?因为我们无力抵挡这来攻击我们的大军,我们也不知道怎样行,我们的眼目单仰望你。(代下20:12)

以色列人中,有人因为未奉神命,轻易用人手去扶约柜,以致被击杀。虽然他的原意——扶住约柜以免它震动——很好,可是僭越却使他丧失了生命。

信心的生活是怎样的呢?就是自己一点也不管,让神去负全责。如果我们已经将一件事完全交托给神,就不该再去过问。全能的神难道还需要我们帮助吗?他所做的难道还不及我们吗?《诗篇》37篇7节说:“你当默然倚靠耶和华,耐性等候他;不要因那道路通达的和那恶谋成就的心怀不平。”也许你看见事情越来越糟。可是,我们既然知道,神怎么会不知道呢?如果我们真心托付给他,完全托付给他,让他按照他自己的方法去成就,他一定会在适当的时间里行动。在许多事情上,我们能完全不动,会有莫大的帮助。相反,如果我们自己不停地工作,倒是一个极大的障碍。

接下来有康复科来看我,三个人帮助我需要我做一些简单的运动,最让我舒服的是他们用机器把我用蓝色袋子包起来从床上吊起来在空中坐一会让我的皮肤透透气,然后把我放在一个特别的椅子上坐了半个小时好舒服,好感恩。然后在把我吊起来放回床上。ICU病房的床也高级,他们把我放回床上,没有让我躺下,把床调成高高的我可以坐着身体放松也非常舒服的状态,我非常高兴,让他们给我保持这个姿势。


(陈瑞红姊妹在ICU舒服地坐姿)

他们走后我陷入了沉思,有对神的信靠,也有我的软弱,想起医生说我随时可以昏迷的有点担心,也有牵挂,最牵挂的是我年迈的八十多岁的老母亲。开始时我生病怕我妈担心没有告诉她,我告诉了我妈多年的好朋友丁姨,丁姨劝我要告诉妈妈我的做法不妥,她们会经常看我妈妈的。如果有事帮忙她们会帮忙让我放心,并且丁姨和她女儿快速帮助我妈安好网络给我妈换好智能手机,帮助我妈下载微信教她如何和我视频通话。爱的力量真大呀。之前我回国时怎么教我妈她都不会。后来她自己也不学了,这次用了几天就学会了,真的感谢主赐她聪明智慧,感谢主派天使我妈好友丁姨和她女儿及时 帮助让我和我妈视频通话,首次和我妈视频时看到妈妈泪流不止,她说的第一句话小红呀妈妈不能没有你,我跪着求神折我的寿给你也让你好好活着,在我脑海里不停的想起。我情不自禁哭啼起来,脑海里想了很多必须跟妈妈视频给她一个安心,万一我被神接走也算是我和妈妈见了最后一面彼此不留遗憾,我让护士把我脸擦干净帮助我摆美一点,我小小祷告后,播通了我妈妈的视频,她快速接起来,知道我在ICU病房了非常担心。天天求神帮助医治我(我的代祷群里的同学和亲人把我的病情进展情况告诉我的妈妈,谢谢我的好同学张琳和家人赵敏每天花时间用耐心爱心告知我妈我在群里发的我的病情进展情况,感恩有你们陪伴真好)。

当她视频看到我时,她说我的精神很好,她没那么紧张了。我安慰她,我来ICU病房不是抢救,是上帝的保护,祂给我最好的治疗和护理,我妈的回应更属灵,她说上帝是全能全知的神,在神没有难成的事,祂一定会保护我医治我好起来的,她在天津等我回家。感受到妈妈浓浓的爱和期待,可是此时的我是软弱的,不再是钢铁战士。跟妈妈说了好多肺腑之言,说起小时她养育我们的不容易,经历三次文化大革命的批斗,拼命保护我们这些孩子不受伤害,差点疯了。谢谢妈妈的大爱,妈妈辛苦了!小时年轻时不懂事让妈妈生气的地方,请求妈妈原谅,因为疫情原因现在我又生病了没办法回国孝敬照顾她,请求妈妈的原谅等…………上帝爱妈妈,我也爱妈妈,我的心里想什么我知道,我的生命在神手中,如果被神接走我不留遗憾。我妈听的已经泪流满面了,再次很有信心的说上帝是全能的祂一定会医治我的,她在天津等我回来。妈妈多次劝我如果累了就挂机我坚持说了四十多分钟恋恋不舍的结束了和妈妈的视频。挂机后我又哭了好久好久直到我的先生来,他看到我哭的稀里哗啦好伤心担心起来问我怎么了,我说刚跟妈妈视频通话了,他才放心。为我祷告一起听赞美诗歌慢慢我的心情也平静下来了。接下来各科医生团队来和各种检查,超认真超细VIP待遇给我做了各种检查,胸部CT也是把机器推到我的床前完成的。

下午我们信心教会的主任牧师郝牧师和师母,也是我们属灵的遮盖,来医院看我们。因为找不到停车位郝师母看车,郝牧师上来病房看我,握住我的手安慰我,并且感受到有从主耶稣基督那流出的爱倾听我的述说,释放我的重担,给我们祷告,给我们夫妻很大的安慰鼓励和对主的信心信靠更强大了。同时郝牧师还带来了中,英文堂和神学院的所有牧师,师母,传道同工们及教会弟兄姐妹们的丰厚慰问金。感谢主,有主真好,愿主纪念大家的摆上加倍赐福大家。郝牧师给我们属灵的遮盖祷告后,我也释放了,非常轻松开心。


郝继华牧师(图左)探望陈瑞红姊妹(图中)和她的先生KC(图右)

吞咽科又来测试我的吞咽功能,实验之后只能喝水和吃布丁,水果泥都在嗓子眼咽不下去。测试结束我饿啊,我要求喝水和吃点能吃的布丁。她们说需要问医生。我说我等待回话,和我先生聊天后感觉还是饿,在等待中我们听赞美诗歌和圣经,再次询问医生,我还是不能喝水和吃任何东西。终于在晚上六点半左右批准我可以喝水和布丁了,喝了几口水和吃了几口布丁,并喝了我先生给带来爱心姐妹做的鸡汤几口之后,我感觉好累,气短胸闷喘不上气感觉要去见主了,趁着一点清醒告诉我先生我累了需要休息让他马上回家,并告诉医生护士我现在情况。我先生傻傻的相信我说的累了,没有发现我的危险,傻傻地回家了。他走后医生护士围过来问我情况,我告知他们我现在胸闷气短喘不上气来,他们给我检查和我继续说话,那时我难受的连眼睛都打不开,他们让我打开眼睛我没力气睁开眼睛,感觉自己要昏迷了。为了让医生护士知道我没昏迷,不要给我上呼吸机,他们说话我只是动动手指让他们知道。我知道他们在说话,他们不停动我身体和我说话。

大概到7/7凌晨二点多了我才有力气睁眼睛可以说话了,医生给我检查后问了我一些问题,知道我没危险才和其他人才离开,留下一个男护士陪着我,我跟他讲我是基督徒,为了我刚才给他们紧张了抱歉,因为我不能动给她们带来很多工作表示感谢和道歉,他说都是他们应该做的不用客气,并说我是非常好的病人,祝我早日康复,我告诉他我现在没事你去忙别人去吧。睡不着我为你们医生护士这里的病人祷告,求神保守看顾你们每一个人平安,赐你们每一个人有从上帝来的爱心,耐心和力量帮助我们,愿上帝赐福你和你的家庭一切蒙福。也向这个男护士传福音了,他好高兴谢谢我。睡不着读经祷告求神帮助。

我今天再次用另外一个设备测试我的吞咽功能,希望上帝赐我力量可以吞咽吃一些Baby food,我就不用插胃管进食了。祷告结束后,六点左右早早的,他们把我推去测试,结果很失望 ,我自己只能喝水,咽下布丁都不能自己咽下。他们就不再试了,决定我从鼻子插胃管进食。我听了失望地哭个不停,一直到ICU病房还是眼泪汪汪。哭了好久,身体灵里都软弱了,心想我要提高免疫力才能对付癌细胞,如果没有免疫力我的身体情况会下降,立即感觉浑身没力不适感,还有其它验血报告肝功能和肌肉指标结果都比较高,这会给我带来综合症吗?我来ICU是否综合考虑,我的身体情况真的不行了吗?陷入沉思不想说话,医生团队来了我也不配合,只是说我不舒服。

我的先生来了看到我软弱问我情况,我告知了我的吞咽功能没过关需要插胃管进食,我很难过也很担心我自己是否挺得过去。他我祷告赞美呼求神的帮助,求神怜悯施恩赐恩典给我,我们夫妻一起听圣经一个多小时后我才平静下来。下午来了好多科医生询问病情检查我,我饿还是不给我喝一口水和吃一点东西。晚上我先生离开后,我身体又浑身没力说不出的不适感,感觉又陷入半昏迷状态眼睛都睁不开了。睡梦中感觉医生护士推我身体问我OK,我仍然用动动手指回应他们,让他们知道我没有昏迷不要给我上呼吸机。好像又是凌晨二点多了我才可以睁开眼睛醒来了。医生护士他们再一次给我检查确认我没危险,留下一个护士在看着我。感谢主在我危难时ICU病房两次救我脱离死亡的幽谷,祢的膀臂从未缩短,祢的眼目时刻看顾保守我,让我躲在祢的翅膀荫下平安度过一个又一个难关。主啊我感谢祢,我赞美祢,祢的名何其美。

7/9感谢主保守看顾。我在今天早上从ICU病房回到普通病房,值班护士把我输的液和营养液连接好,腿部按摩器安装好离开,告知我有需要呼叫她们。我小睡一会醒来,感觉他们在交接班,看到我的鼻管和营养液连接处断开了,呼叫护士半小时才来。来了还说她们不会接,还要找护士,之间来了几个人不会接又走了。在ICU几天我没有东西吃好饿啊,现在又饿了我几个小时肚子咕咕响,眼前发黑心里难受,见不到护士心里好是焦虑,这一天也是我精神快崩溃的一天。这个楼层护士好忙,后来知道负责我的护士是从六楼临时调来九楼帮忙的,她说抱歉太忙了把我的鼻管插胃管的管子和营养液才连接在一起。医生来检查我,我要求换楼层到之前的十楼,他们说现在楼层观察我是最适合的。无奈的一天。

7/10早上护士抽血给我输液处打药物。我小睡一会,突感肚子疼按呼叫,让她们帮助我2号,呼叫半小时才缓缓来了一个护士,帮助我放好解决2号的盆子。结束后呼叫护士一个小时才来帮我清理。第一次感觉无助感,才慢慢承认自己的身体原来不能动,处处需要人帮助,眼泪黯然流了下来。

By accepting you will be accessing a service provided by a third-party external to https://fbny.org/